ZSq

新研究出来的滤镜献给自己的自拍:)

哇哇哭

我真的 现在觉得 看多一点有关他们的消息 我身上的罪就会多一分

我只想 美好都是他们的 罪都是我的

“我爱你 我爱你”

早啊

我好喪哈哈哈哈哈

最近聽到了一句關於 他為什麼百般阻撓我去見他的解釋——
「他只是不想耽誤妳」

从刚发售那天就开始循环了一直到现在

郭老师是不折不扣的才子

当壁纸的一张自修图


(今儿学校司法考试用教室 我们可算歇了一天周六)

没练过字儿的写字儿的

我爱的人

没开空调 盖了两层被子 肚子疼 下床去喝水 杯子里只有凉水了 也懒得去倒热水 喝了一小口就放回去了 这点儿还没睡的作息时间大概持续都一个月了吧 早就记不清了 日子浑浑噩噩地过 几小时前突然又觉得时间不够用了 反正能回头的还不能算是浪子 可能只是用了很长一段闲置的时间 最终想清了一件很多人连想都不用想就明白的事儿的人吧 也该回归以前现在想来很单调 但是很开心的生活了 听听朴老师的歌儿 看看小四的书之类的 最近我深刻地意识到 我很爱这两个人 就好像爱着他们俩 我生命的意义变得大了起来 想想以后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听一场朴老师的演唱会 还能再次看到小四的新作 其实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小事儿而已 但越想就越想要好好地活着
他之前讲过 既然一心想到达远方 就不要管前路有多么漫长 只管去就是了 原话我记不清了 大概意思总是有的 明明我昨天给他发微信只是叫了一下平日里我叫他的称呼 而他也回复了我啊 可我还是想他了 为了马上回他的消息 我都把常年习惯开的勿扰和静音关掉了 突然想起之前给他打电话时 给他打一次他没接 我就没有再给他打了 知道他在忙 晚上的时候他一定会再回拨给我 果然晚上看到了我手机上的未接电话 两个 都是他给我打过来的 他给我打电话时我在睡觉 自然没法接 于是给他发微信 告诉他 没什么事儿 告诉他我在医院做了什么治疗 和很想听他的声音而已 又想到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因为习惯的缘故自然是没接 当时还以为他打错了 于是微信上问他怎么了 现在想来还觉得挺好笑的 他跟我讲“你没接我电话” 我对他解释说我手机开勿扰了所以就没接 他对我讲“那现在可以接电话吗” 我说可以呀 于是就开始了我们之间第一次的打电话 就像偷偷摸摸谈恋爱却怕被爸妈发现的那种感觉 现在想想觉得真好啊 我想我是爱他的 尽管这样讲太肤浅俗气 可我还是要这样讲 总有一些话需要用简单的字词讲出来的 就像我好饿我好困我好想喝酒我好爱朴老师我好爱小四一样 我好爱他
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耳边清晰地响过高速公路上几辆摩托车飞驰过的声音 那些巨大的从气缸中发出的轰隆声太令人震撼了 可是在空无一人的公路上飞奔着的 那些自由的人们 会不会也觉得有些寂寞 或许有巨大的黑夜伴着 他们便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孤独
那些摩托车发出的声音持续了也就三五秒的时间便消失了 一直听到的其实都是妈妈的鼾声 她太累了 睡觉的时间大概是人们神经最放松的时候 她也不例外 我很少在文字上写我的妈妈 写的其实大多都是些自己即时的一些想法或者感受 这么真正将她提出来 这样写她 大概从小学三四年级的那篇写作后 到现在 这是第一次 不过也是我刚成年不久后的第一次写她 我现在还记得我小学时她看完我写的那篇文章 她哭了 还对我讲写得很好 我俩关系很好 好到经常称呼对方猪的程度 很多事我都愿意跟她讲 我觉得所有事跟她讲了以后 一切都变得不算什么事儿了 我妈学历不高 可她总是能用最普通平实的话 跟我讲很多道理 并且让我改变很多 几个月前我生了场病 病不是特别重 可我觉得这场病把我神经中最紧绷的那根压断了 那时候我身边的人和事也都在打击着我 我对她讲我觉得人生无望了 那时候我哭了 可她笑着对我说什么人生无望 病治好了就好 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时候我觉得我得了抑郁症 脑子里总是蹦出想自杀的念头 也总是无法集中注意力 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 我对身边的朋友讲我好像得了抑郁症 可他们都对我讲怎么可能 全世界都得抑郁症就你不会得 当时在食堂里 我轻描淡写地回了他们一句 等我死了你们就知道了 因为身体和外界打击的缘故 那时候我的语言很偏激 思想更偏激 每天都高兴不起来 顶多扯扯嘴角来个假笑 那时候 能让我开心的事就只有去见他的那两个小时 在这两小时以前 我想时间过得快些再快些 可见完他后 我又变成了那个无精打采的人 可那时候 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只有我妈妈 那段日子里 我也写过很多消极低沉的话 可那段难熬的日子过去后 我把它们都删掉了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跟我妈也吵过架 就在前不久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因为我在饭桌上讲了句大不了那我就去死 然后她一直情绪不高 直到吃完饭她收拾好碗筷从厨房出来她冲我发了火还哭了 我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对我讲 她辛辛苦苦将我生出来养了这么大 怎么就换来了我讲出那句话 我妈受过的苦我是知道的 如果换作是我经历她经历过的那些 我想我一定撑不住的 可她每次都熬了过来 因为她每每在撑不下去的时候 都想着我 仿佛她将我生下来后生命的意义全部都在我 一切都是为了我 可我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 从未想过我的妈妈一直都在我身后 从那以后 我讲话做事情前都会想一想这样会不会伤害到她 如果没有的话我才会去做 其实她真的只有我了 而我不一样 我拥有许多她不曾有的 可我还是不够珍惜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经历 每个人的日子过的是不一样的 有钱人家的孩子自然有他们的苦恼 只不过我所经历的很多事 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经历过 我妈很心疼我 可她一直觉得没有人心疼我 可是事实上 没有人心疼的人是她 一直以来 都没有人心疼她 这件事在快到成年的那段日子里我才刚刚知道 她一直想要的只是我要平安健康快乐地生活 我想我真的很自私 我把太多精力放在了很多不必要的事情上了 可我从来都没有认真地为她想一想 之前我跟她讲过我快成年了 应该要自由一些出去见世面了 可我心智一点儿都不像个十八岁的人 可能连小孩子都比不上 她总是会舍弃掉自己想要的而给我许多我想要的 哪怕是一些没用的东西 可在她挑一双几百块的鞋子和一百多块钱的面霜都要犹豫很久的时候 我就觉得我真的要很努力很努力了 我要给她好的生活 在我三岁之前 我家一直住在和平 之后那里拆迁我才来到了这里 一直住到现在 她很懊悔当初为什么不狠一狠心还在那里买一套房 那时候我正拉着她的手过和平的马路 我对她讲 等我以后挣钱了一定再回来 哪怕买一套小点的房子也要回来 她笑着对我说好 还有200多天我就要高考了 其实荒废的时间已经太多太多了 可我想紧紧抓着剩下的时间 去拼命努力一把 为了我自己 为了我的妈妈 我爱她 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 最爱的人了